<code id='2h9sg'><strong id='2h9sg'></strong></code>

  1. <fieldset id='2h9sg'></fieldset>
    1. <i id='2h9sg'></i>

    2. <ins id='2h9sg'></ins>
        <dl id='2h9sg'></dl>
        <span id='2h9sg'></span><i id='2h9sg'><div id='2h9sg'><ins id='2h9sg'></ins></div></i>

          <acronym id='2h9sg'><em id='2h9sg'></em><td id='2h9sg'><div id='2h9sg'></div></td></acronym><address id='2h9sg'><big id='2h9sg'><big id='2h9sg'></big><legend id='2h9sg'></legend></big></address>
        1. <tr id='2h9sg'><strong id='2h9sg'></strong><small id='2h9sg'></small><button id='2h9sg'></button><li id='2h9sg'><noscript id='2h9sg'><big id='2h9sg'></big><dt id='2h9sg'></dt></noscript></li></tr><ol id='2h9sg'><table id='2h9sg'><blockquote id='2h9sg'><tbody id='2h9s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h9sg'></u><kbd id='2h9sg'><kbd id='2h9sg'></kbd></kbd>
        2. 【中國那些事兒】不瞭巾幗情 海外亦關註——記100多年前遠赴重洋的她們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男人插女人骚视频清空_青草视频在线播放_试看120秒做受小视频免费

            中國日報網10月31日電(朱月紅) 冰心先生曾經在《我們太太的客廳》一文當中指出中國女性的不足之處:我們的太太自己雖是個女性,卻並不喜歡女人。她覺得中國的女人特別的守舊,特別的瑣碎,特別的小方。

            或許曾經確有中國女子如文中所述的那般守舊、瑣碎,甚至是小方。但回溯歷史,我們會發現,中國並不乏敢為人先、風華絕代、不畏險阻的女子。她們遠赴重洋,在異國他鄉用智慧和勤勞為當地的建設和發展做出瞭貢獻,也讓當地人對中國文化和中國女性有瞭全新的認識,並且至今仍被那裡的人們所惦念。

            金韻梅:她將豆制品介紹給瞭美國

            自2018年3月起,《紐約時報》推出“被遺漏的”(Overlooked)欄目,其初衷是為瞭彌補該報在過去百年中刊登的訃告多為白人男性的缺憾,刊發一些生前因性別等原因未能得到應有關註的女性故事。自這個欄目推出以來,已刊發瞭多則女性的訃聞,林徽因便是其一。

            近日,《紐約時報》又補發瞭一位中國女性的訃告,她是中國現代史上第一批到海外學習並在美國獲得醫學學位的女學生,她是第一所公立護士學校創辦人、中國護理教育業的開拓者,她還是第一個將大豆和豆制品介紹到美國主流社會的中國人。

            她就是金韻梅。

            一戰期間,美國農業部任命金韻梅到中國進行調研,以便美國更好地利用大豆。圖片來源:美國報紙當時的報道截圖

            金韻梅原名金阿美,又稱金雅妹,後改名為金韻梅,1864年生於浙江寧波鄞縣的一個基督教傢庭。在她2歲時,父母因患病相繼去世,她被好心的美國傳教士麥加締夫婦收養。

            後來,她隨麥加締夫婦遠赴美國,考入紐約婦幼醫院附屬女子學院學習醫學。1885年6月,金韻梅以一等榮譽學位從醫學院畢業。據《洛杉磯先驅報》當時的報道,中國駐美公使向她贈送瞭象牙雕刻向她表示祝賀。

            實際上,一開始大豆並不為美國人熟悉。根據美國歷史學傢馬太·羅特(Matthew Roth)的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美軍參戰後食品供給不足的問題日益突出。而早在1902年,金韻梅就已通過撰文和公開演講,不僅向美國民眾介紹瞭大豆食品在中國飲食中的地位,還介紹瞭大豆能做成多種食物但價格又十分低廉等優點。

            於是,美國農業部任命她到中國進行調研,以便美國更好地利用大豆。《紐約時報》報道援引《時代周刊》稱,此番對金韻梅的任命是美國政府首次“賦予一位中國人如此大的權力。”

            在中國期間,金韻梅不僅前往各地詳細瞭解大豆和豆制品的生產過程,還和當地政府與農戶洽談,將大豆出口至當時的協約國。此外,她還幫助中國農戶向美國專傢學習先進的棉花種植技術。回到美國後,金韻梅將大豆的食用價值向美國做瞭初步的介紹,並在農業部的實驗室裡研究各種大豆制成的食物,同事們稱她研究的是“中國奶酪”,她的多項研究成果之後都被美國農業部采納。

            雖然金韻梅在有生之年並沒有看到大豆在美國社會中的流行,然而歷史學傢認為,她對於“大豆和豆制品”在美國的推廣所帶來的影響無法估量。

            縱然身在美國,但金韻梅心系中國。1905年夏,她再次回到中國,興建瞭中國首傢女醫學堂——北洋女醫學堂。《紐約時報》報道稱,金韻梅在籌辦北洋女醫學堂期間,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曾致信袁世凱,為金韻梅提供過幫助。

            北洋女醫學堂培養瞭中國第一代現代意義上的護士,此後她們服務在各個醫院中,她們以自己的行動使天津婦女從此告別“接生婆”時代,率先享受到西方先進接生技術帶來的進步。

            鐘丘麗:她在新西蘭將菜園經營得有聲有色

            埃文代爾區的華人經營的菜園在新西蘭奧克蘭歷史中占據著重要地位。從十九世紀初期到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早期,華人菜園為奧克蘭的傢庭提供瞭新鮮的蔬菜和水果。隻不過,最初,在這裡的工作人員或者是管理人員大多數是中國男性。在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初,在奧克蘭生活的中國女性十分罕見,遠赴奧克蘭冒險的中國女性更是少之又少。即便這樣,鐘丘麗(音)(Joong Chew Lee)還是選擇去瞭奧克蘭。

            為瞭丈夫,鐘丘麗選擇遠赴奧克蘭。圖片來源:奧克蘭遺產文化網網站報道截圖

            奧克蘭遺產文化網Auckland Heritage Festival近日報道稱,1886年,鐘丘麗從中國來到新西蘭。當時奧克蘭幾乎沒有中國女性,188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整個新西蘭隻有九名中國婦女。

            鐘丘麗的丈夫陳達枝(音),又名阿枝,是第一批旅居新西蘭的中國商業菜園經營者的先鋒。自鐘丘麗抵達新西蘭的那一刻起,她就對丈夫的成功起到瞭至關重要的作用。她英語聽說讀寫樣樣通,替她丈夫管理許多事務。此外,作為一名女主人,她還在努力提高其丈夫在社區中的地位,有一次還款待瞭市長的夫人。

            作為一名女主人,鐘丘麗還在努力提高其丈夫在社區中的地位,有一次還款待瞭市長的夫人。圖片來源:奧克蘭遺產文化網站報道截圖

            在夫妻二人的共同努力之下,生意范圍越來越廣,從經營華人菜園、商店、餐館到進出口食品和新鮮產品,不一而足,在奧克蘭聞名遐邇的江風園就是那時開始建成。

            他們還十分樂於助人,幫助瞭許多來新西蘭的中國人繳納民意稅、提供工作和住宿,讓他們在當地立足。

            盡管如此,鐘丘麗一直遭受嚴重歧視,一直到她的丈夫成為新西蘭公民,她才得以在這裡定居下來。

            1920年,鐘丘麗及其丈夫重歸故土,20世紀30年代在中國逝世。江風園原址也於1921年租給奧克蘭橄欖球聯盟俱樂部,變成瞭球場。

            不過,如今,鐘丘麗後人創辦瞭大型超級市場,算是繼承傢業瞭。